你们穿着寿衣睡过觉吗?千万别试,我穿过一次,那一晚……

小说试读

1、穿寿衣

我叫李一两,从小就没有娘,听说我娘是在生我的时候,难产走了,坟就埋在我们家后面。

懂事之后,逢年过节我都会去给我娘上香,但我发现,我娘的坟堆旁边还有一个小坟包,我问过,爷爷说就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坟包,让我上香的时候顺便上一柱。

我也没在意,直到我18岁那一年,家里出了一件大事儿,我才知道……

那是六月,我刚刚经历高考,成绩还没出来,记得出事前一天晚上,我和爷爷奶奶在家里面看电视。

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,奶奶本能的出声问,外面是哪个?

外面没有声音传来,奶奶就站起来准备去开门,但是这时候我却看到爷爷拉了一把奶奶的手,沉着声音问。

“到底是哪个?我们要睡了,有事明天早上来。”

我很奇怪,应该就是个邻居来窜门,爷爷怎么就不开门呢?就在爷爷问完之后,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声音,而且声音有些怪异,冷幽幽的那种感觉。

“我来找我家娃儿……”

但是不等外面说完,爷爷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,而且面怒愤然之色,对着门外吼道:“这里没有你家娃儿,快点滚。”

说完,我看到爷爷直接起身,将电视关掉,然后冲进了自己的屋子,身边的奶奶也是一脸的紧张,此刻,爷爷从房间里面出来,我竟然看到爷爷手中多了一件寿衣?

爷爷二话不说,直接将手上的寿衣朝着我身上套。这可是死人才会穿的东西,爷爷现在竟然要跟我穿上?

而且我发现爷爷这件寿衣有些奇怪,有点像连体衣,我从未见过这种寿衣,我知道,寿衣这东西很有讲究,必须是单数。

岁数越大的人死了,穿都寿衣件数也就越多,表示多福多寿,相反,越是死的年轻的,穿的寿衣就越少。

但我记得,不是三件打底吗?就一件寿衣?我还是第一次见,连听都没听过。况且我一个大活人,穿寿衣?

我还发现这寿衣上有些奇怪的图案,总之这寿衣充满了一种诡异。

此刻,我心中一急,连忙问爷爷怎么回事?爷爷一脸不争气的看着我,说道:“你个狗日勒,让你穿你就穿,哪儿来那么多废话?”

被爷爷这么一骂,我整个人愣在了原地,爷爷对我很溺爱,这还是第一次无缘无故的对着我发火。

我就这么愣愣的让爷爷把这件奇怪寿衣给我穿上,穿完之后,我看到爷爷走进了厨房,不一会儿竟然端来了一碗锅底灰。

爷爷抓起碗里面的锅底灰就朝着我脸上抹,我本能的躲开,终于忍不住,再次问爷爷这到底是在搞什么?

这时候的爷爷似乎也急眼了,直接就一巴掌给我招呼了过来。打的我的脸生疼。从没被爷爷打过的我,此刻充满了委屈。

“你个狗日勒要是想活命,就不要问。”

爷爷吼声落下,身边的奶奶哭了起来,对着爷爷骂道:“你个老不死勒,有那样话好好说就是,打娃儿做啥子?”

我被爷爷和奶奶的举动弄得有些慌了,这是出了什么大事?

爷爷阴沉着脸,又开始在我身上抹锅底灰,没有被寿衣覆盖的地方,全部都抹上了。

突然,外面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,爷爷的头豁然转过,那双眼睛里面竟然露出了一种凶狠。

随后,爷爷直接推着我进了房间,告诉我今晚不管听到什么,都不能出了这房间,更不能往窗户外面看。

说完,我看到爷爷径直从关上了我的房间门,走了出去,而且从外面传来锁门声,之后是爷爷低沉的喝声传来。

“老子今天倒要看看,你能翻起什么大浪。”

爷爷的声音越来越弱,好像是出门去了,就在爷爷出门不一会儿,我听到整个村子的狗似乎都开始狂吠了起来。

我的心中一阵凌乱,不断的回想着爷爷那奇怪的举动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外面敲门的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到底是谁?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想着想着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睡梦之中我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女人低声的抽泣。

这阵声音有些奇怪,好像就在我的耳边,又好像很远一样,随着哭泣,我听到这阵声音不断的在说。

“娃儿,你在哪儿?”

“娃儿,娘来找你了,跟娘一起走。”

我发现,这声音钻进我的耳中,竟然是让我的心神有些不太宁静,在梦里面,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人在我的身边,不断的摸着我的脸,问我是不是她的儿子?她的声音竟然和敲门的那个声音一样。

我感觉挨着这个女人,身上就会很冷,我想要问她,她儿子是谁?她又是谁?但是我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此刻,我发现那个女人的脸慢慢的朝着我靠近了过来,我也稍微能够看清了。

突然,我看到了一张布满了鲜血的面孔,她两只眼球差点儿没掉出来,而且她还在对我笑,满嘴都是鲜血,显得无比的渗人。

我身上猛地一个激灵,瞬间被这一幕惊醒了过来。

从床上翻坐了起来的我顿时感觉到自己全身出了一通冷汗,用手擦了擦汗水,我看到外面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。

回想梦里的情景,我怎么都睡不着,我翻身下床去开门,但门从外面锁了,我看了一眼床边的窗户,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
翻出了窗户,我径直朝着大门口走去,还没走进我就看到大门口站着一道身影,我心中一惊,是爷爷,我一边喊连忙跑了过去。

但当我走近之后,我身子僵在了原地,眼睛也猛地睁大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爷爷。

现在的爷爷满脸铁青,没有半点儿正常人的血色,面目无比的狰狞,更加渗人的是爷爷那双眼睛里面布满了浓浓的血丝,眼球像是要鼓出来一样。

两只拳头紧紧的拽着,甚至,我看到爷爷的眼角,竟然有两行血泪流淌了下来,我顾不得害怕,直接上前推了推爷爷,喊了一声。

但是我发现爷爷的身体僵硬的很,爷爷死了?我心中说不出的惊骇,颤抖着手,忍不住直接哭了出来。

爷爷身后的大门顿时打开,奶奶站在门口,或许是听到了我的动静儿,这会儿奶奶看着爷爷僵硬的尸体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但我还是看到奶奶的眼眶里,泪水在强忍着打转。

“半斤,把你爷爷抬进去,外面凉。”

奶奶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,我的眼泪也是忍不住流淌了出来,奶奶拖住了爷爷的脑袋,我刻着抬起了爷爷的脚,直接将爷爷抬进了房间里面。

而这个时候的我心脏一跳,刚刚没有注意,这时候我发现爷爷的脖子上,竟然有两个鲜红的手印,这手印像血一样鲜红,但却不是鲜血,好像是被人活生生掐出来的?

就是这两个手印害死了爷爷?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何好好的爷爷今天早上以这么诡异的方式去世了?

我看着奶奶的样子,我总觉得奶奶好像早就知道爷爷会出事了一样,我忍不住出声问奶奶,这到底是怎么了?

奶奶红着眼睛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半斤啊!你爷爷说这都是命,拖了十八年,终究还是来了。”

我的脑子被奶奶的一句话弄得轰然间就爆炸开了。奶奶这话是什么意思?不过不等我多问奶奶再度出声,让我去找村头的梁先生,爷爷交代了,这事儿必须他来处理。

我更加不解了,这梁先生不是个老裁缝吗?他能处理丧事?

不过看着奶奶沉重的表情,我说出去换身儿衣裳,清洗一下就去,我身上还穿着那件儿古怪的寿衣,抹着锅底灰。

就在我转身的瞬间,我却惊骇的看到爷爷的一只手瞬间伸出,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。

而且爷爷脸上的表情也变了!

2、棺前香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,目光死死的盯着爷爷的手,心里有些发毛,爷爷不是已经死了吗?手怎么动了?

难不成爷爷反倒了(我们那儿说诈尸的意思)。而且现在的爷爷,面目变得更加的狰狞起来。

奶奶连忙用手去掰爷爷的手,但是却怎么也掰不动,而且爷爷的力气很大,我的手腕一阵发痛。

爷爷一个已经死了的人,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反应?我背后升起一股凉意,连忙帮奶奶一起掰爷爷的手。

“奶奶,掰不动啊!”

片刻之后,我发现爷爷的手握的死死的,身上还是一样的冰凉和僵硬,我顿时看着奶奶说道。

奶奶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,然后开始在爷爷的手上搓揉了起来,这样能够缓和僵硬的肌肉。

但是弄了半天,还是没有任何的效果,爷爷的手依旧死死的拽着我,而且我看到我的手腕好像开始有淤青出现。

见状的奶奶也急了,顿时眼泪就流淌了出来,一巴掌打在了爷爷的脸上。

“你个老不死的,自己走就算了,拉着娃儿做那样?还不赶紧松手,不然我现在就下去找你。”

就在奶奶话音落下的瞬间,我心中一惊,爷爷的手竟然松开了。

我心中充满震撼的同时,连忙告诉奶奶,爷爷的手松开了,奶奶看了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,让我赶紧出去换了衣服,去把梁先生叫来。

我换了一身衣裳,就出门打水准备洗个脸。

然而就在我端着盆子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整个人直接楞在了原地,因为我发现,门外的整个院子,竟布满了脚印。

这些脚印看起来有些凌乱,似乎有人不断来回的走动,但是仔细一看,我却发现这些脚印有点儿怪,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。

我顺着脚印看去,发现这些脚印竟然延伸到了我房间的窗户边,那里只有寥寥几个脚印,就好像这双脚印的主人在窗户那里站了好久,才转身离开。

而且这些脚印我之前翻窗户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的,现在却多了出来?

看到这里,我的心中不由一阵毛骨悚然,昨晚我是靠着窗户睡的,竟然有东西站在窗户看了我一夜,想想我都感觉背后一阵发寒。

这时候,从房间出来的奶奶问我愣着干嘛?我指了指院子,问奶奶那些脚印是谁的?

奶奶的眉头一皱,走到了我的身边,看了一眼院子,然后没好气的看着:“你这傻孩子,瞎说什么呢?院子里哪儿来的脚印?”

我被奶奶的话弄的一愣,她看不到院子里面的脚印?我摇了摇头脑袋,暂时将这事儿放了下来,毕竟现在正事儿要紧。

弄好了自己,我就直接出门儿,朝着梁先生家走去,说实话,爷爷这事儿还真没主心骨。

我爸常年在外打工,奶奶已经通知了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。我一路小跑,到了梁先生家的时候,我直接说明了情况。

梁先生的眉头微微一皱,竟然低声喃喃:“这么快?”

梁先生的话使得我微微一愣,梁先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他早就知道了我们家会发生点儿什么不成?

不过不等我问什么,梁先生直接招呼我等一会儿,他去收拾一下东西,我点了点头,不一会儿梁先生出来,就和我一起朝着我家走去。

到了我家院子门口,梁先生顿时停顿了下来,我看到梁先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院子里面,眼神之中充满了凝重。

那有些皱褶的脸上更是没有半点儿的表情,我连忙问梁先生怎么了?梁先生摇了摇头,然后对我说道。

“一会儿跟着我的脚步,别走错了。”

闻言的我顿时一惊,我怎么感觉梁先生看到了院子里面的脚印?不过这会儿梁先生一惊朝着前面走去,我跟在梁先生的身后。

果然,我发现梁先生走的地方,正是没有那些奇怪脚印的位置。我心中更加的确定了我的想法。

梁先生径直的冲进了爷爷的房间,当梁先生看到已经打理干净的爷爷,还有爷爷那狰狞的死相,梁先生直接出声。

“不能这么穿,老嫂子,衣服呢?”

说完,梁先生转过头,对着奶奶询问,把奶奶弄得一愣,奶奶问梁先生什么衣服?

梁先生接着出声:“寿衣,给孩子穿的那件寿衣。”

我连忙反应了过来,说那件儿寿衣在我房间,梁先生让我赶紧去拿来,我连忙点了点头,走出房间,心中却充满了无尽的不解。

我怎么感觉梁先生好像什么都知道,而且爷爷出事儿,奶奶第一个让我去找的不是给人定穴下葬的阴阳先生,而是找了梁先生这个裁缝?

疑惑中,我将那件奇怪寿衣拿来,递给了梁先生,而梁先生也连忙将我和奶奶帮忙,把爷爷外面的寿衣都脱掉,穿这件儿。

如果是之前我是疑惑,那么现在我完全不明白梁先生这是想要干嘛了,爷爷可是七八十岁了,这样的年纪过世,里里外外怎么也得穿十多件寿衣。

“娃子愣着干嘛?赶紧过来帮忙。”

奶奶的声音传来,反应过来的我连忙上去帮忙,把寿衣给爷爷换上了,然后梁先生到了爷爷的面前,单手盖住了爷爷的眼睛,我看到梁先生的嘴巴动了动,好像说了两句什么。

当梁先生放开手之后,我竟然发现爷爷死死睁着的眼睛,闭上了。

而这会儿,梁先生找来了黄纸,将爷爷的脸给盖住,我知道这叫掩尸面,不让死者再看到世俗,避免有所留恋,不肯离开。

做完,梁先生才转过头,告诉奶奶,可以放炮仗了,放炮仗不一定是喜,这种情况,算是敬天问地,通知邻里有人过世了。

放了炮仗,不一会儿的时间,村子里的人纷纷来了,对于爷爷的过世,大家都有些难以接受,但还是帮忙忙活。

给爷爷入棺,这个时候,我发现院子里面的那些脚印还在,但是来的人一个个都好像没发现一样,而且那些脚印在院子里那么的显眼,来来回回的人走都没能弄掉那些脚印。

“娃子,你能看到那些东西?”

突然,一阵低沉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,把我吓了一跳,我转过身看到身后站着梁先生。

我点了点头,不用问都知道,梁先生口中说的那些东西,自然是院子里的脚印,这时候我也问梁先生,他们怎么看不到?

梁先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出声道:“有些东西,不是谁都能看到的。”

我又问梁先生,这些脚印是谁留下的?梁先生却摇了摇头,说谁知道呢?然后,梁先生突然让我把手给他看看,好像是故意转移的话题。

不等我说话,梁先生直接将我的右手抓了过去,我手腕上,那个被爷爷抓的淤青的印子。

而梁先生此刻却死死的盯着那个淤青的印子,眉头皱成了川字。

看着梁先生的样子,我问梁先生怎么了?梁先生摇了摇头,说今晚他陪我守灵,希望别出什么岔子。

到了晚上,梁先生让奶奶安排大伙儿回家,就连奶奶,都要去别人家睡,大伙儿虽然很奇怪,但最后还是照做了。

看到大伙儿离去之后,梁先生找了个凳子坐在了堂屋,面朝大门,手里面拿着一根白天找来的柳树枝儿,而梁先生吩咐我守着爷爷的棺材,让我看好爷爷的棺前香,引魂灯。

灯不能灭,香不能断。

看着梁先生这样的阵势,我心里面莫名的变得有些不安,直到大半夜,我感觉自己瞌睡有些来,我摇了摇头,现在可不能出岔子。

我看到爷爷棺材前的三炷香快完了,就上前给续上,然而,就在我刚刚把三炷香插上的瞬间,其中两柱竟然断了。

这一幕看的我心脏一紧,就在我准备告诉梁先生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哐当的巨响。

3、棺落地

声音传来的瞬间,我看到梁先生整个人从凳子上猛地站起,而我连忙到了梁先生的身边,问他是什么声音?

梁先生的眉头深锁,对着我摇了摇头,但是我看到梁先生抓着柳条儿的手却更紧了一些。

“你在这儿守着,我出去看看!”

这会儿,梁先生突然出声,对我道,我心中本能的生出了抗拒,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害怕。

就在梁先生准备冲出堂屋之际,一道黑影却率先的窜进了堂屋,这黑影窜进堂屋的瞬间,直接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上,没了动静儿。

“爸!”

看着这道身影,我口中惊呼一声,这突然出现的身影不是别人,竟是我那从外地赶回来的父亲,不过此刻的我爸全身看起来有些狼狈,浑身的衣衫凌乱,我甚至看到这上面似乎有许多黑色的手印。

我连忙准备上去扶住我爸,却被身边的梁先生一把拉住。我转过头,却看到梁先生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,对我摇了摇头。

这会儿,梁先生突然出声,对着我道:“一两,快去打一碗水来。”

看着梁先生紧张的样子,我不敢怠慢,连忙去打水,当我端着一碗水出现的时候,发现梁先生的手中有一撮香灰。

梁先生将香灰丢进了碗里面,然后灌进了我爸的口中。

我爸似乎是被水呛住了,顿时咳嗽着睁开了眼睛,而梁先生也皱眉询问:“李臻,你路上是招了什么东西?”

我看到我爸摇了摇头,说了句一言难尽,这时候我爸好像好了许多,站起身来朝着爷爷的棺材走去,突然,我爸的身子一顿。

“这棺前香怎么是断的?”

闻言的我心中一突,我看到身边的梁先生身子也是一抖,三步并作两步上前。

“棺前香断,还是最忌的两短一长?”

梁先生阴沉的声音传开,随后我看到他朝着我看了过来,我连忙一脸悻悻的解释,说之前我正准备说,就被外面的声音给打断了。

“看来要出大事儿,李臻,这三炷香你来点。”梁先生的眉头拧到了一块儿,看着我爸说道。

我爸点了点头,就在我爸抽香的时候,突然那外面再次传来一阵响动,就好像有人在不断的摇门一样。

听到这阵声音,我看到我爸整个人眼睛猛地一睁:“糟了,忘了关门。”

说完,我爸直接丢下了手里面的香,整个人冲了出去,梁先生看了我一眼,交代了一句,让我看着爷爷,说完也直接冲了出去。

我根本来不及反应,顿时又变成了我一个人,最主要的是,梁先生出去,竟然还把堂屋的门给带关上了。

暗自吞了一口口水,说实话,我就是一个愣头青,什么都没经历过,爷爷过世已经接连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,颠覆了我脑海里面的知识。

现在整个堂屋只剩下我一个人,而且门还被关了,我心里面只有害怕,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看着爷爷那漆黑的棺材,我连忙抽出了三炷香点上,但刚插进那香炉,三炷香竟然又莫名其妙的断了两柱。

我他娘的被吓的定在了原地,一动不敢动,腿一软,直接朝着爷爷就跪下了,而这一会儿我更是听到外面出来一声声响动。

声音越发的急促了起来,我心中不断的祈祷,别出事儿,千万别出事儿。

念头一动,我便抬头看向了爷爷的棺材,就在我抬头的瞬间,一声闷响突然从爷爷的棺材里面传来。

咚!

下一刻,我看到爷爷的尸体竟然整个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,他脸上的黄纸直接飘落,露出爷爷的样子。

我被这一幕吓的连滚带爬的后退,因为我看到爷爷本来已经被梁先生弄的闭上的双眼,竟然又睁开了,而且往外鼓的更加厉害,就连瞳孔里面的血丝,都越发的浓郁。

而且爷爷脸上的表情,竟然变了,变得更加的狰狞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那双死鱼眼更是死死的瞪着堂屋外面。

那样子,就感觉爷爷恨不得直接从棺材里面跳出来,冲出去一样,在配合上爷爷身上那件诡异的寿衣,我吓的直接尖叫出声,我似乎已经忘记了以往爷爷对我的溺爱,心里只有害怕。

堂屋的门顿时被推开,梁先生和我爸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,他们也看到了棺材之中翻坐起来的爷爷。

“妈的个巴子,要出大事。”

梁先生那阴沉到了极点的声音传来,而随后是我爸的声音,我爸问梁先生定的什么时候下葬?

沉吟了一会儿,梁先生才出声道:“本来是后天,但看这情况,是等不及了,明天就下葬,入了地就好了。”

好一会儿的时间,我才缓过神来,等我缓过来的时候,看到爷爷的尸体已经再次躺会了棺材里面,这次,就连棺材盖子都已经被盖上了。

在我们这儿,棺材盖子是必须在入土的时候才盖上的,因为在填土之前,亲人还要见最后的一面。

不过爷爷的过世,一切都充满了反常。我想这肯定也是有原因的,堂屋里面,梁先生还是端坐在凳子上,而我爸则是跪在爷爷的灵前,不断的烧纸。

看的出来,我爸的脸上,全部都是凝重的神色。

我到了我爸的傍边跪下,和我爸一起给爷爷烧纸,这时候,我爸看到了我手上的淤青,问我怎么回事?我告诉他是我爷爷抓的。

闻言,我注意到我爸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,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。

就这样,不知不觉的到了天亮,后半夜好在没出什么岔子,而天一亮奶奶和村子的人都到了我家。

看到我爸回来了,而且我们都没事儿,奶奶大松了一口气,但是没有人知道,昨晚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梁先生找到奶奶,告诉她,今天下午就给爷爷准备下葬,等不了后天了。奶奶虽然疑惑,但也没有多问。

然后我们家开始忙活准备爷爷下葬的事宜,中途我进房间眯了一会儿,到了下午的时候,我被奶奶叫了起来,说爷爷要上山了(我们那儿说下葬的意思)。

我连忙起来,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到了堂屋,我看到梁先生抓着一只公鸡在棺材不断的跳,完事儿后梁先生将公鸡放在了棺材的头部。

那公鸡就好像被定在了上面一样,一动不动。

梁先生叫我过去,端起了爷爷的灵位,让我一会儿跟在他的身后,同时招呼抬棺的十六人准备,弄好了抬棺的杠子。

我看到梁先生抓起了一把白米,对着堂屋外面就是一洒。

“阴人借路,起棺。”

随着梁先生话音一落,抬棺的乡亲猛然用力,棺材瞬间被抬了起来,而梁先生手中拿着爷爷的引魂幡,又是一把白米洒出。

“阴人借路。”

梁先生一边出声,紧跟着踏步走出,我紧跟在梁先生的身后。

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顺利的过去了,因为一切看起来并没有半点儿的反常,但就在此刻,一声公鸡的惊叫陡然传出,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样。

随后,一只公鸡直接飞过了我的头顶,落在了一旁,我眼皮子一跳,这不正是爷爷棺材上面的那只公鸡吗?

而这时候的梁先生也转过头来,他的面色一阵铁青,双眼死死的盯着我身后,阴沉着不说话。我也跟着转身,看向了爷爷的棺材。

咔擦!

突然,一声脆响,那足足有两根手臂粗细的抬棺杠竟然诡异的断了?

嘭的一声,爷爷的棺材也直接砸落在了地上。

……

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:静云书社

公众号输入框输入“借阴寿”即可阅读全集哟!

更多精彩后续章节已火热上线!

完整版章节请点击下方图片跳转观看!